主页 > 新闻中心 > 新闻资讯

【一文了解】人血白蛋白在烧伤创面修复中的应用

2023/8/21 浏览次数: 点击:1384

人血白蛋白(HSA)是一种小分子血清蛋白,除维持胶体渗透压外,它还具有物质结合与转运、维持酸碱平衡及毛细血管通透性等功能。临床中,人血白蛋白已经被广泛应用于多种疾病的治疗[1]。


有证据表明[2],输注人血白蛋白纠正低白蛋白血症,对于慢性创面的修复具有促进作用,而烧伤所造成的创面就是临床中常见的一种慢性创面。那么,补充人血白蛋白帮助烧伤患者创面愈合的机制是怎样的呢?今天就带大家了解一二!

哪些因素会影响烧伤患者的创面愈合?
创面修复的主要过程包括止血、炎症、增殖和真皮重塑四个阶段[3]。在烧伤患创面修复期间,细菌浸润及活性氧(ROS)释放导致的局部炎症加剧,以及创面角质细胞异常活化等因素都会阻碍正常的愈合过程。此外,在创面修复过程中,若患者出现低白蛋白血症,其创面愈合延迟风险也会显著增加[4]。


人血白蛋白的哪些功能
有利于烧伤患者创面愈合?
如上文所述,既然低白蛋白血症会增加创面愈合延迟的风险,那么通过补充人血白蛋白纠正低白蛋白血症自然对烧伤患者创面愈合有利。那么,除此之外,人血白蛋白还有哪些有利于烧伤患者创面修复的作用呢?

人血白蛋白具有抗氧化应激作用:人血白蛋白在抗氧化功能中起着关键作用,人体血浆大部分的抗氧化能力由人血白蛋白提供,人血白蛋白显示出了与酶相似的特性。人血白蛋白可以作为一种主要的抗氧化剂,发挥谷胱甘肽-巯基过氧化物酶活性,清除血浆中的ROS,有利于防止ROS释放导致的创面局部炎症[5-7]。

人血白蛋白可减轻炎症损伤:研究显示白蛋白能够通过下调TNF-α、IL-1及IL-6、CRP、MMP-8的表达,减少抑制性转运,从而发挥其抑制炎症因子、阻断“炎症风暴”的作用。此外,白蛋白与各种组织蛋白的转录密切相关,能够通过上调激活NF-κB途径,从而减轻创面炎症损伤[8-10]。

人血白蛋白可与多种细菌产物结合:细菌蛋白等具有细胞毒性的物质在与人血白蛋白结合后,降低细菌毒性[8,11]。因此,补充人血白蛋白有利于减轻细菌浸润造成的创面局部炎症。

人血白蛋白可与抗菌药物结合更好发挥药效:部分抗菌药物的药效发挥有赖于人血白蛋白,人血白蛋白与之结合后可增加药物可溶性、降低药物毒性,并起到将药物运输至特定组织和器官的作用。而低白蛋白血症则可导致蛋白结合率高的抗菌药物的表观分布容积和清除率(CL)增加,从而使血清有效药物浓度降低[8,12-13]。因此,合理补充人血白蛋白有助于药物在烧伤患者创面抗感染治疗的过程中充分发挥作用。

综上,在烧伤患者的治疗过程中,补充人血白蛋白有助于烧伤患者的创面修复。在烧伤的初始创伤、止血和炎症阶段,人血白蛋白有助于维持患者微循环稳态,促进抗感染过程中的抗生素发挥药效;在细胞增殖和真皮重塑阶段,人血白蛋白有助于降低炎症水平,并加速创面愈合[14-16]。


小结
烧伤患者创面修复的四个阶段包括止血、炎症、增殖和真皮重塑,在这一系列过程中,人血白蛋白不仅可纠正低白蛋白血症,还有助于降低炎症水平、减轻细菌造成的病理生理损害并促进抗生素发挥药效,进而加速创面愈合。因此,在烧伤患者的治疗过程中,补充人血白蛋白有助于其创面修复。

附人血白蛋白注意事项:
(1)白蛋白输注前后要用生理盐水冲管,一是避免与其他药物接触发生不良反应,二是减少白蛋白的浪费。

(2)输注速度:对于不同浓度的白蛋白,输注速度要求也是有区别的。5%白蛋白输注速度为2~4 mL ·min-1 ;20%或25%白蛋白为1 mL·min-1 ,每分钟不超过2ml为宜。儿童的输注速度要求更慢,为成人输注速度的1/2或1/ 4。在开始15分钟内,应特别注意速度缓慢,逐渐加速至上述速度。

(3)输注装置:条件允许的情况下最好使用备有滤网装置的输血器。

(4)注意事项:参考人血白蛋白说明书:



①药液呈现混浊、沉淀、异物或瓶子有裂纹、瓶盖松动、过期失效等情况不可使用。
②本品开启后,应一次输注完毕,不得分次或给第二人输用。
③输注过程中如发现病人有不适反应,应立即停止输用。
④有明显脱水者应同时补液。
⑤运输及贮存过程中严禁冻结。
参考文献:
[1] 欧阳生珀,童荣生.人血白蛋白的合理应用概述[J].中国医院药学杂志,2021,41(04):425-429.
[2] Utariani A, Rahardjo E, Perdanakusuma DS. Effects of albumin infusion on serum levels of albumin, proinflammatory cytokines (TNF-α, IL-1, and IL-6), CRP, and MMP-8; tissue expression of EGRF, ERK1, ERK2, TGF-β, collagen, and MMP-8; and wound healing in Sprague Dawley rats[J].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inflammation, 2020, 2020.
[3] Wilkinson HN, Hardman MJ. Wound healing: cellular mechanisms and pathological outcomes. Open Biol. 2020. 10(9): 200223.
[4] Chang CC, Lan YT, Jiang JK, et al. Risk factors for delayed perineal wound healing and its impact on prolonged hospital stay after abdominoperineal resection. World J Surg Oncol. 2019. 17(1): 226.
[5] Biochem. Biophys. Res. Commun. 349, 668–673.
[6] Biochem. Biophys. Res. Commun. 222, 619–625.
[7] Mol Aspects Med, 2012, 33(3):209-290.
[8] 陈鸣,虞文魁.人血白蛋白非胶体作用在救治危重症患者中的应用价值[J].医学研究生学报,2021,34(06):561-567.
[9] J Diabetes Complications,2015,29(8):984-992. 
[10] Am J Kid Dis, 2004, 43(1): 61-66.
[11] Fanali G, et al. Mol Aspects Med. 2012;33(3)209-90.
[12] Gut.2020 Jun;69(6):1127-1138.
[13] Clin Pharmacokinet, 2011, 50(2): 99-110. 
[14] Ishida S, Hashimoto I, Seike T, et al. Serum albumin levels correlate with inflammation rather than nutrition supply in burns patients: a retrospective study. J Med Invest. 2014;61(3-4):361-8.
[15] Hariri, Geoffroy, Joffre, et al. Albumin infusion improves endothelial function in septic shock patients: a pilot study[J]. Intensive Care Medicine, 2018.
[16] Ulldemolins M, Roberts D, Rello J, et al. The effects of hypoalbuminaemia on optimizing antibacterial dosing in critically ill patients.[J]. Clinical Pharmacokinetics, 2011, 50(2):99-110.
VV-MEDMAT-71973 获批日期:2022年7月
来源:医学界外科频道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联系电话:17396809374
025-52644600